秀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7
  • 来源:国产亚洲小视频线播放_国产亚洲新免费视频观看视频_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

  這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。

  這個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瞭,那時候全國正在全面搞計劃生育,抓的特別嚴。城裡人隻準生一個孩子,農村裡準許生兩個孩子。如果超過國傢規定想要超生的話,那就……

  臨水村的秀娘一個月前生下瞭第二個孩子,依然是個女兒。秀娘老公大牛不高興瞭,原本黑黑的臉這下更顯得黑炭似的瞭。他有點重男輕女,在農村要是傢裡沒有個兒子的話,別人是會笑話的,地位那都是低人一等。可是政策不可違,盡管不甘心,但是也不能怎麼招瞭,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,大牛和秀娘也隻能這樣聽天由命瞭。秀娘剛出月子,村裡的婦聯主任便催著秀娘趕緊去做瞭結紮手術。

  日子一天天過著,秀娘細心的照顧著兩個孩子,大牛起早貪黑的工作掙錢養傢。那時候才改革開放,人們的日子漸漸好過瞭一點。大牛心疼妻子,掙瞭一點錢便買肉回來給妻子補補身體。一日,秀娘吃飯的時候不自覺得嘔吐起來,而且是幹嘔,就像當初懷孕的時候那樣。不會是懷孕瞭吧,不會呀,已經結紮瞭呀!秀娘心裡有點犯嘀咕瞭,該來的例假遲遲沒來,現在自己人又這樣,這明明是懷孕的跡象啊。

  也許是最近大牛買肉的次數多瞭吧,自己吃膩瞭才這樣。因為結紮所以秀娘也沒把這事放在心上,當然也沒有對大牛說。可是四個月之後,秀娘的肚子居然大瞭起來,而且這例假也從沒來過。夫妻倆這才覺得不對勁,於是偷偷的跑到城裡的醫院做瞭檢查,這一查是讓大牛既歡喜又發愁呀。喜得是秀娘真的是懷孕瞭,原來剛出月子的時候大牛便和秀娘親親熱熱瞭,到結紮的時候因為是懷孕初期檢查不到,所以……說不定這回真的是個兒子瞭,要是能養下來自己就有兒子瞭。大牛覺得自己的運氣來瞭,他欣喜呀!可是沒開心一分鐘,他的眉毛瞬間都快擰成兩塊疙瘩,要是被發現瞭,那妻子可是要被按到手術臺上強行打胎的,不管是幾個月不管用什麼殘忍的手法都會打掉的呀,弄不好會一屍兩命的。這樣一想他的後背不禁一陣麻酥酥的發涼。

  不敢回傢瞭,萬一被村幹部發現就不得瞭瞭。秀娘舍不得孩子,她想生,摸著已經凸起的肚子,她暗暗發誓就算是冒著生命危險也心甘情願。那秀娘能去哪呢?對瞭,回娘傢呀!娘傢在江北,離自己傢很遠,這樣很安全。於是大牛便把秀娘送到瞭娘傢,娘傢人安排秀娘住下後大牛便回傢瞭,隔天又把兩個女兒送瞭過來,丈母娘照應著自己好好的工作就可以瞭。

  這樣大約過瞭兩個月,秀娘有點想傢瞭,於是想回傢看看。大牛不同意,可是秀娘說:“晚上回去,我不出門,你把門關著誰知道啊。你一個男人在傢,不會收拾肯定又臟又亂,我回去看看收拾收拾你住著也舒心一點啊。”拗不過秀娘,夜裡大牛帶著秀娘回傢瞭。

  秀娘在傢裡的第二天,大牛的姐姐翠花居然來瞭,他也不好把自傢人拒之門外,於是便請進瞭屋。翠花是個性格潑辣,愛占人便宜的女人。她一進屋便看見挺著六個月大的肚子的秀娘,頓時驚訝的嘴巴都快張成瞭“O”字型瞭,“姐姐,你來瞭。”秀娘首先微笑著打著招呼。“秀娘,你……你……懷孕瞭?”翠花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“啊,姐。大牛趕緊上去捂翠花的嘴,然後緊張的做瞭個”噓“噤聲的手勢。翠花這才發現自己不能這樣大喊大叫。

  秀娘偷著回來,傢裡不便有客人,大牛也沒有留姐姐翠花吃個便飯瞭。不過翠花有事要找大牛,便說:”大牛,你出來,姐找你有點事,我們去村邊的小河那說。“”好,來瞭。“大牛答應著,便關上傢門出去瞭。來到河邊,翠花說:”大牛啊,姐姐傢最近手頭有點緊張,你能不能借我200元錢啊。“翠花愛算計人,不管是鄰居親戚還是自己的弟弟,隻要能占到便宜或好處她絕對不會放過。她原本還想著隻問弟弟借三十元錢,但是現在看來,大牛有把柄在自己的手上,於是來瞭個獅子大開口。”姐姐,我一天隻能掙個幾毛錢,哪有那麼多錢啊?“大牛一聽頭就轟炸瞭。

  ”哼,你沒有,哼哼,那好,要是沒有,就把你傢的那臺電視機給我吧,我先帶回去看看?“翠花陰陽怪氣的說。”什麼,為什麼?憑什麼?“大牛皺起眉頭生氣的看著自己的姐姐。

  ”你要是不給,我就去告訴你們村的幹部。“

  ”姐,我是你弟弟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“

  ”哼,弟弟,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,你隻不過是父母撿來的棄兒!“

  ”什麼?你說什麼?“大牛不明白瞭。

  ”實話說瞭吧,我的父母養瞭你這麼多年,就是因為你是個男孩。你是撿來的。父母已經死瞭,把你傢的電視給我,也算是報答瞭我父母的養育之恩瞭。“

  ”不,怎麼會是這樣?就算要給,我也不能給你,我要給大姐!“大牛有點承受不住瞭。

  ”好,你等著,我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的。“說著翠花就飛快的往村長傢裡跑去。大牛這才回過神來,他趕緊拔腿往傢跑,打開門,拉住秀娘的手就往村外走,可是到村口的時候,從不遠處跑來十幾個男男女女的村幹部,他們三五個壯點的撲上來抓住大牛,三五個村婦聯的女同志拉住秀娘。大牛情知不妙,使出渾身的勁兒想要掙脫,可是也無濟於事。眼睜睜的看著秀娘被拉到衛生所,強行實施引產。秀娘的胎已經有近七個月瞭,肚子已經如皮球般大瞭,此時此刻她害怕極瞭,手腳被人死死的按住,身上的衣服也被強行脫去,她淒慘的叫著:”大牛,大牛,救我,救我……“聲音都喊沙啞瞭,眼淚也把眼睛浸泡的通紅,可是回應她的都是冰冷的聲音。

  ”啊,不要啊,不要。“打胎的醫生拿著一根無比粗的針,繡娘看見瞭嚇得臉色蒼白如紙,如同慘白的床單一樣。她渾身顫栗著,眾人將她的身體按著更緊瞭。醫生冰冷的手在她的肚子上來回的摸瞭一圈,然後說:”按緊瞭。“接著在病房裡便傳來”啊——“秀娘那撕心裂肺的喊聲,又長又粗的針直接穿過肚皮對準嬰兒的頭部紮去。秀娘痛的昏死過去。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,身下早已經滑出瞭血肉模糊的小東西,醫務人員在忙裡忙外的處理著。繡娘的手臂上還吊著鹽水,渾身的骨頭像散瞭架似的無法動彈。

  後來,大牛滿含著淚水抱著折磨得不成人樣的秀娘回傢。秀娘再次醒來的時候便瘋瞭,滿嘴的胡話,第四天她突然不見瞭,人們在村邊的大池塘裡發現瞭她泡瞭變形的屍體。大牛看瞭,仰天瘋狂的大叫著:”啊——天啊,老天爺啊,為什麼?為什麼會這樣……“大牛遭此打擊之後,一蹶不振。村裡漸漸也不太平瞭。最不安的要屬翠花瞭。聽說秀娘慘死瞭,她夜夜做噩夢,沒睡過一個安穩覺。她還夢見秀娘肚子裡七個月大的孩子,那血肉模糊的小東西一動一動的向她爬來,自己不能動彈,然後那孩子張開嘴,天啊,裡面是滿口的尖牙,它獰笑著一口一口的咬著翠花身上的肉。

  ”啊——“翠花驚得一頭熱汗,從夢中尖叫著爬起來,她擦擦汗水,突然發現睡在自己旁邊六歲的兒子不見瞭。她嚇瞭一跳,大聲喊:”寶兒,寶兒?“寂靜的夜裡無人回應。這下翠花慌瞭,老公去外地打工,自己和兒子娘倆在傢。她趕緊披肩衣服下床到處找,找呀找呀,她看見兒子居然站在村邊的小池塘,”寶兒,寶兒,不要過去。“這是秀娘死去的地方啊。翠花急急忙忙的跑過去,伸手想抓住兒子卻不料撲瞭個空,這哪裡還有寶兒的身影啊。腳下的泥土一滑,翠花”撲通“一聲掉進瞭河裡。”啊,救命啊!“寒冷的河水裡,翠花驚恐萬狀,她不會遊泳啊。秀娘淹死在這裡,是不是來尋仇瞭?她掙紮著手裡好像抓住瞭什麼,努力的睜著眼睛看看,發現抓住的是一把頭發,接著她聽見:”翠花,水裡好冷啊,陪我一起暖暖身子吧。“水下傳來的是秀娘淒慘的聲音,緊接著翠花的腳被死死抓住,越來越往下沉,她的意識也逐漸的模糊。

  就在這時,岸上突然傳來”媽媽,媽媽,你在哪裡?“是寶兒的叫喊聲,他哭哭啼啼的很著急的樣子。突然,翠花的身體不再往下沉,而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送上瞭岸來。秀娘淒慘的聲音傳來:”寶兒是無辜的,他不能沒有媽媽,我雖然恨你,但是看在寶兒的份上我放你一條生路。“翠花上岸後痛哭流涕,她悔恨的抱住寶兒。第二天她買瞭很多的香紙來到河邊,心懷歉意的燒給瞭秀娘。

  從此以後,翠花洗心革面好好做人,她把秀娘的兩個孩子視如己出,好好的幫助大牛照顧著,直至撫養長大成人。